() “就是这里了!”

顾家老祖对比了一下图中所示的地点,又看了看对面的连绵群山,最终点了点头。

顾家的矿山可不只是个山头,而是整座绵延百里的群山,这里部都是顾家的势力范围之内。而顾家的开发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,就凭这片矿山也足以再支撑顾家千年。

按照图中所示,上古修士的大墓所在,就在这群山靠后的一座并不出众的山峰之内。也难怪这么久了,他们顾家都未曾挖到。

不过远远看着这座山峰不大,那是因为顾家这片矿山本就雄伟险峻。到眼前了却是发现此山高耸入云,怕是有千米之高。图中只是标注了古墓在此峰中,具体在哪可能还需要再花费工夫找找。

顾家拥有具体位置的口诀,可是顾家钻研了一段时间,愣是没有发现这口诀的奥妙所在。如今,还有一个笨办法,那就是靠人一点点的去探查搜寻。

不过如此险峻的高山,数百人撒进去,怕是连浪花都掀不起吧!还是劝顾家把口诀说出来,搞不好以玉书的聪明见识,一下就能猜的出来呢。

正当沈康有些忧愁的时候,旁边的顾家老祖却只是默默的抬头看了眼。手在不经意间,轻轻的举了起来。没有过多的动作,但只是这轻轻一抬就仿若天地之威骤然爆发。

这一刻,沈康突然感觉地动山摇,仿佛此地骤然间正在经历一场猛烈的地震。而随后,耳边传来一阵巨大的“轰隆声”,沈康下意识的抬头看去,对面一整座山峰竟在顷刻间被夷为平地。

“这,这..,…..这就是道境大宗师的威力!”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一抹冷汗爬上额头,亲眼看着一座颇为雄伟的山峰在自己面前轰然倒塌,沈康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表。

虽然他嘴上不说,但眼中的那抹震惊和忌惮之色,却是怎么也挥之不去。这就是这之前被自己按在地上摩擦的道境大宗师,这就是大宗师的力量!

现在回想一下,沈康突然感觉当时的自己真是胆肥的可以,一身冷汗悄无声息间已经将后背打湿。

再怎么样,道境大宗师就是道境大宗师,远非自己所能力敌。举手投足间的力量,就足以将整个万剑山庄覆灭。之前若非有万剑星辰阵在,要想伤了顾家这位老祖根本没有一丁点可能!

而顾家众人,则是在稍稍慌乱之后便面露狂热之色,这就是他们老祖的实力,这就是他们顾家的底蕴所在。挥手之间地动山摇,移山填海亦是不在话下。以一人之力,顶起了整个顾家!

“就是那里!”山峰倒塌,古墓现世。自从从钻石宝箱中开出真实之眼之后,沈康的双眼就能够看的很远。远远眺望,一座青铜大门映入眼帘。

在顾家老祖一掌之下,高耸的山峰被摧毁,可那座巨大的青铜大门却是丝毫无损。想想也是,要是连这点波动都抵挡不了,那这个所谓的上古修士的大墓也就没有探索的必要了。

一行人立刻飞奔向了古墓所在,站在那超过十米之高的青铜巨门之下,所有人都不由感叹自己的渺小。

在场的绝大部分都是元神境高手,一个个功力深厚。所有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眼前的青铜巨门他们用眼睛能看得到,可灵识却丝毫感知不到任何东西。

“敛息阵法!”顷刻间,沈康的脑海中涌现出这样的想法。也难怪顾家占据此地数百年了,愣是啥也没有发现。此阵能屏蔽人的感知,甚至隐隐有一种能迷惑人的气息在,让人下意识的忽略。

“让开!”顾家老祖了冷哼一声,人已经静静的站在巨门之前,眼中透着一抹狂热。在这里面,有他苦苦追寻的东西,他是一刻也不想继续等下去了。

抬起了手,这一瞬间,顾家老祖仿佛化成了巨大的漩涡,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疯狂的涌入其中。而其身上的气息,也是越发的强横而霸道。

“喝!”猛喝一声,顾家老祖的手掌狠狠地压下,宛若整片空间都随之坠落。大地为之剧烈颤抖,无数烟尘随风狂舞,卷起了阵阵龙卷。

“怎么可能?”烟尘散去,只剩下了目瞪口呆的众人。在他们的眼前,青铜大门丝毫无损,甚至连一点凹陷都没有!

要知道顾家老祖刚刚随意一击毁掉了一座山峰,如今力出手,竟拿一座大门毫无办法。这座青铜大门,究竟是怎么做的?

“这,这…….”看着眼前丝毫无损的青铜巨门,顾家老祖不惊反喜。有这般坚硬的大门守护,如此更能证明里面东西的珍贵!

只是自己力而为,都无法动摇分毫,这破门究竟该如何打开。那些口诀这么绕,到现在都没有解开。真是一群废物,顾家弟子这些年光长肌肉不长脑子么!

“赶紧想办法!”似乎看出了老祖的不耐,顾启明立刻命令顾家弟子想办法,总不能那么大宝藏都摆在眼前了,他们连门都进不去吧!

“等等,沈庄主,你要做什么?”就在顾家人束手无策,彼此面面相觑之时,顾启明突然看到沈康走了上去,手在青铜巨门上一阵摸索。

随着沈康的动作,而青铜巨门上突然传出了咔咔的声响,青铜巨门上的图案也随之变换。随着沈康的动作越来越快,青铜巨门上的图案变化的也越来越快,看的人是一阵心惊肉跳。

毕竟自家老祖力一击之下这破门一点反应也没有,可见此门之可怕。万一里面隐藏有啥机关陷阱之类的,那一般人能顶得住?还是往后闪一闪的好。

“门竟然被打开了?”随着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,眼前的青铜巨门竟然在缓缓的自动开启,一股阴冷的寒风透过门缝吹了出来。

“沈庄主如何懂得能打开此门?”看了眼慢慢开启的大门,又看了眼沈康,顾启明眼中露出一抹探究之色。就差质问沈康,是不是偷了他们顾家的口诀了。

“顾家主,本人对奇门术数,机关构造也是略懂一二。此门虽然构造复杂,机关精妙,但也在奇门术法之内!”

“你管这叫略懂一二?”他们顾家也不是没有无聊之下钻研此道的,可面对这座青铜巨门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。

沈康要是没有口诀就打开这座大门的话,那其在这方面的早已可想而知。这要是叫略懂一二,那他们算啥,业余选手?臭棋篓子?

小同志,就算是谦虚那也要有点度,不然别人还过不过了!

“若我猜得没错的话,此门和其身后的整座大墓应该与此地地脉都连为了一体,刚刚顾前辈出手虽然只是轰击在青铜巨门上,但实际上这些攻击却是分散在了这绵延数百里的群山之中,…….”

沈康虽然没有说完,可顾家人接着就明白了。顾家老祖虽然一击就能将一整座山峰摧毁,但却无法一下将整座山脉摧毁。就好像普通人掰断一根筷子容易,同时掰断几十根乃至上百根筷子,根本做不到。

不过顾家人没有多说什么,但看向沈康的目光都有些变了。原以为人家是来分桃子的,结果是真有本事。对于有本事的人,大家还是多少能高看一眼的。

“黑色的石板?”青铜大门洞开,阳光照射进去,露出了里面的空荡荡的宽大走廊,以及在阳光照射下有些泛黑的石板。顾启明正准备大踏步的走进去,可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,脸色猛地一变。

“不对,这不是黑色的石板,这是鲜血干涸后的模样!”